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陳國強院士:醫學界“捧青年”正當時

發布日期:2020-04-30 14:58
0

一組來自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以下簡稱“交醫”)附屬13家醫院青年人才的調研數據,“刺激”到了交醫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國強——即便把45周歲作為青年和中年的界線,科室正主任中的青年只占0.4%,副主任中的青年占比只有4.78%。

“我們這代人,30多歲擔綱科室主任、副主任,甚至醫學院校副校長的比比皆是。現在的年輕人為何上不來?”今年57歲的陳國強說,從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青年醫護人員表現來看,現在的年輕人不是能力不行,而是缺乏一個讓他們擔當和展示能力的空間和平臺。

“疫情使得醫護人才缺口被放大,醫學界是時候有組織、有謀略地培養一批血氣方剛、敢闖敢拼的年輕人了。”陳國強說。疫情期間,交醫共派出569名醫護工作者援助武漢,其中大部分是80后、90后青年。

醫學青年人才的數據,是陳國強長期關心的“硬核”問題,他認為當前的青年人才儲備將在10年后成為中國高校爭創世界一流的中堅力量,也是若干年后遇到類似新冠肺炎疫情之類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的關鍵儲備。

關心青年醫護人員不能只是嘴上說說

1月24日,除夕,上海第一批援鄂醫生開赴武漢,陳國強為醫生們送行。“送行時,我發現多數醫生沒有防護知識,他們要到了武漢再培訓。”陳國強說,這些發現引發了他一系列思考,他和同事很快就在疫情初期撰寫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下的思考》,最早從10個方面分析公共衛生面臨的短板,并提出建議。文章一度登上了熱搜榜。

在他看來,由于多年來醫學專業領域越分越細,很多醫學生早早選定了專業,導致“博學而后成醫”成為一句空話。

青年醫護人員的成長面臨諸多困境,大多數醫護人員收入不高。針對交醫附屬13家醫院的調查顯示,45歲以下青年醫生的平均年收入,與醫生平均年收入有6.7萬元的差距,青年護士的收入與護士平均收入有2.4萬元的差距。

“以他們現在的薪資水平,要跟他們談樹立理想,真的有困難。不是說讓醫生富到哪里去,選擇了醫學就選擇了不為自己,但不能讓醫生‘窮得想富’。”陳國強說,除了收入差距,調研還顯示青年醫生以通訊作者身份發表論文或作為負責人承接國家重大項目的比例也不高,但這個年齡卻正是科技創新的黃金年齡。

比如,有的臨床科室主任會與青年醫生、博士合作論文,自己貢獻不多,卻把名字署在更重要的位置。

“說起來,他們也都是各種專業協會的會長、副會長、理事之類的,平時也天天嘴上喊著要關心青年成長,卻沒有拿出實際行動。”陳國強說,這種狀況必須改變,“青年興,學科興;青年強,醫學強”。

拿不出朝氣蓬勃的青年學者,什么“一流”都是浮云

近年來,醫學界出現了“小學科”不受重視的大問題。這些所謂的“小學科”,其實都是非常重要的學科,比如公共衛生學科、預防醫學學科、病理科、感染科等。而這些學科不受重視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經濟效益。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也引發了針對公共衛生人才缺失、護理人才缺失的討論和關注。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在2003年SARS疫情期間,相同的話題也引發過一番熱烈的討論,但17年后的今天,“小學科”不受重視的問題依然存在。

“以病理科為例,病理是醫生診斷疾病的基礎。一個病理醫生拿了組織切片在玻璃上看得眼睛都要花了,一次檢測根據國家定價才值幾十元。”陳國強說,是市場環境導致這些重要的學科變成了“小學科”。

他坦言,如今不少醫院都把醫學力量集中于慢性病,甚至每個學科都圍繞腫瘤而設,連呼吸學科也以肺癌為主,“大家早已詬病的小學科邊緣化、醫院發熱門診薄弱等現象,都使得早期的抗疫捉襟見肘”。

記者注意到,近十年來,交醫在人才引育上下了苦功夫。以“評博導”為例,過去評上博導的一般為教授級別。但從去年開始,“學術重大貢獻”成為破格提博導的重要依據,11名青年成為博導,平均年齡36.2歲,最年輕的只有30歲。其中,臨床醫生6人,基礎醫學3人,公共衛生專業1人,生物專業1人,涵蓋了多個冷門“小學科”。

“醫學院拿出了決心,但附屬醫院及其科室不一定能認清問題的嚴重性。青年沒有權力、少有發言權,能不能得到這種機會?如何鼓勵在業務上有發展潛力的青年走向行政崗位?”陳國強說,一流大學的發展需要權威,更需要一群血氣方剛、朝氣蓬勃的青年學者支撐,青年如果找不到這種舞臺,那么學校論文發得再多、引用數據再漂亮,恐怕也都是“浮云”。

陳國強認為:“一個青年沒活力、論文發很多的學校,即便國際排名靠前,也談不上是一流水平。只有青年人有理想、有擔當,學校的內涵發展才真正有希望。”

打出組合拳,做青年的“天使投資人”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交醫從2013年起就開始有組織、有計劃地“捧青年”。陳國強說:“面子、票子、里子全都要給優秀青年準備好。”

比如,交醫設立的九龍獎和杏林獎,分別涵蓋了35歲以下和35歲至45歲的青年群體;“雙百計劃”關注到了那些“小學科”、待遇低、邊緣化的研究人才;“博士后計劃”招收了約15%的外籍學者;破格評博導,充分考慮到了對“小學科”的激勵。

“這些錢,是想讓臨床醫生們周末少出去跑跑,靜下心來做點有意義的研究。”陳國強曾在公開場合調侃一些臨床醫生的現狀——“苦不苦,看看機場的禮拜五;累不累,想想醫生周末開的會”。

“醫生們也不想去外地開刀、不想參加那么多的會,但他們收入低,開刀能掙錢,開會能混人緣、跑項目、打招呼。”陳國強常常勸年輕醫生,“不要跑會了,拿出一個像樣的、真才實學的臨床研究成果來,別人來找你合作,他們就是你的人脈了。”

據悉,交醫現在對30歲左右的博士后提供20萬至35萬元不等的年薪,未來還將為出站留院工作的優秀博士后提供不少于50萬元的住房補貼,建立職稱聘任綠色通道。

經費上,交醫設計了“三三三”出資模式,即入選的博士后的培養經費由導師、醫院、醫學院各出三分之一,三方同時擔任該博士后科創道路上的“天使投資人”,三方共同培養、考核、支撐人才發展。

陳國強說,如果有一天,國際上優秀的博士紛紛涌入交醫來讀博士后或者工作,“那我們離‘一流’就不遠了”。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西甲联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