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古裝劇里的“太后”,是中年女演員的一場演技大考

發布日期:2020-04-30 09:33
0

近日,正于湖南衛視熱播的電視劇《清平樂》在網上引發較多討論,除了王凱、江疏影、張天愛等一眾明星外,喻恩泰、劉鈞、吳越等實力派演員的表演亦可圈可點。尤其是吳越大膽挑戰太后劉娥這一角色,帶給觀眾頗多驚喜。不過細心的觀眾馬上發現,吳越的實際年齡僅大王凱十歲,劇中竟扮演王凱之母。

印象中太后的扮演者大都是些有點年紀的、演技精湛純熟的女演員,如今有了明顯的年輕態、明星化趨勢。觀眾對此褒貶不一,但不難察覺的是,作為古裝劇的高光人物,太后與女演員的相遇就像一次演技大考,角色駕馭成功方可抖掉明星的標簽,躋身一線演員,若不成則淹沒在網絡彈幕里,一時半會兒難翻身。

太后這個角色是高需求性的,對演員的理解力、共情力、塑造力、人格魅力均有較高要求。這與太后本身的形象有關。太后體現了家庭與職場領域的交集,對內是夫妻、婆媳、母子人情交織,對外則是職場打怪升級,角色復雜度高。若要充分展現這一角色的殘缺與完滿,單靠增長的年齡遠不夠,更需要調動演員的積淀與閱歷,從而使得角色具備高度的信服力與個性特點,迎合觀眾的多方期待。因此,與太后這一角色的相遇,不僅為女演員的表演制造了很多難度,同時也有可能成為中年女演員演藝事業的轉型點,能否破繭成蝶,在表演大道上日益精進,靠的是演員對角色反復的打磨、拿捏,以及永不退卻的作為一名表演者的信念。

下面,我們不妨細數一下那些熒幕上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太后們”吧。

歸亞蕾發掘慈母心演活“竇太后”

首先是《漢武大帝》中由歸亞蕾飾演的竇太后。竇太后在歷史上以權傾朝野聞名,常被稱作呂氏之后。她先是在漢惠帝時被選入宮侍奉呂后,又被漢文帝冊封為皇后,后輔佐漢景帝、漢武帝執政,一度促成文景之治。歸亞蕾在塑造角色時,突出其慈母的一面,特別是太后作為一名尋常母親對兒子、孫子的寵溺、盲目。她說:“這個角色比我以往扮演的同類角色要更加豐滿。竇太后雖然參政且掌控兵權,但她不像武則天那樣有心計。因為竇太后首先是一個慈母,她對朝政的干涉是出于對一國之君的磨煉,而非因為個人的野心。”

這不難使人聯想起她在《大明宮詞》中飾演的武則天,同為愛子心切的母親,但歸亞蕾的表演中多了份冷漠與決斷,突出了武皇自私的愛欲、膨脹的野心。而在《漢武大帝》里,竇太后更加慈祥和藹,但也由愛生錯,時而糊涂任性,時而警覺多疑。與此同時,歸亞蕾依然精準地表現出了太后的氣度,她認為表現皇家氣質的“分寸”很重要,“一個角色的出身、教育、經歷直接決定這個人物的氣質。竇太后這個人,哪怕是嘆口氣別人都會在意,更別說是張口說一句話了”。歸亞蕾把握住太后這一女性形象的多重面,比歷史中那位鐵腕太后更能走進觀眾內心。

斯琴高娃塑造剛硬颯爽“孝莊太后”

其次是斯琴高娃在《康熙王朝》中飾演的孝莊太后。該劇講述了順治皇帝皈依佛門后,孝莊太后如何輔佐弱幼的皇孫玄燁執掌大清朝政,并最終促成了康乾盛世。斯琴高娃在拍這部戲時正好50歲,與電視劇《大宅門》同年拍攝完成,因其在兩部劇中剛硬颯爽的性格展現,而從此確立了斯琴高娃中年以后鮮明的表演風格。該劇的孝莊太后剔除了太后個人的政治野心,從劇一開篇便宣布放棄垂簾聽政,一心輔佐皇孫玄燁識人、辨才、平天下,誓與皇上同進退,孝莊太后的形象便不自覺地拔高了。

斯琴高娃將孝莊太后塑造成一位國母的形象,因此在表演方式上采用“正面人物”塑造法。她身型巍峨聲如洪鐘,舉手投足盡顯果敢,英氣逼人,將女子的柔弱、多情、猜疑等特征摒棄,眉宇間的霸氣展露出一名北方蒙古族女子的豪邁。她用恣意、淋漓的演繹,成就了女人們的另一番野心。

孫儷和寧靜都沒能完美詮釋的“羋八子”

孫儷在2015年的《羋月傳》中飾演宣太后羋月,又稱羋八子,史稱“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太后”。對于剛從四年前的《甄嬛傳》中走出的娘娘來說,孫儷直言羋月這一角色難度頗大,特別是朝堂戲需要強大的魄力和氣場。當時,總編劇王小平對她說:“當羋月執政的時候,她已經分不清自己是男人還是女人了。”這句話讓孫儷茅塞頓開,她領會到廟堂之上的“羋月”是中性的,在處理政務時需把女性的身份剔除,以男性思維來主宰人物。

孫儷稱自己是在“半瘋”狀態下完成的那幾場戲。較之在《羋月傳》的前半部分中展現的少女羋月的率真與機敏,成為太后之后,她的表演確有些不瘋魔不成活的狀態,常怒目圓瞪,眼球里布滿血絲,讓觀眾不禁感慨孫儷入戲太深。再搭配上細挑眉、粗眼線,著實令人生畏。演員近乎瘋狂的表演用力過度,剔除女性特質的男性化表演風格反倒千篇一律,令太后失色、失態。

然而,寧靜在《大秦帝國之縱橫》(2013)、《大秦帝國之崛起》(2017)中也飾演了相同的角色,且劇中的年齡跨度也很大,兩種演繹孰優孰劣,難免被粉絲拿來比較。寧靜飾演的太后更有心計,也更刁蠻有野心。劇中的羋八子頗具生存之道,懂得乘風而上,順勢而下,見招拆招,相機行事。

寧靜是這樣看待角色的:

“她可以亂穿衣,說一些現代人不敢說的話。兒子跟她消除芥蒂后還給她找男朋友。我覺得這都是我們現在做不到的。”

“用現代人的說法,她就是一個二婚的女人,帶著孩子再嫁。但她完全不覺得尷尬,嬴駟也不覺得有什么問題,因為他娶的是這個女人。”

這么看來,這個太后身上還真有演員寧靜耿直的性情。然而,如此辛辣的表演風格也引發了一些非議,畢竟能熬到太后位置的女人僅靠一張不饒人的嘴巴是不夠的。登上太后位后,寧靜的表演略顯輕浮化了,以至于有觀眾吐槽她靠的是“煙熏妝演技”,情緒把控失當,個性有余而持重不足,是為遺憾。

吳越揣摩復雜人性演繹“劉太后”

讓我們把話題再回到《清平樂》里的吳越身上來,2017年她因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飾演第三者凌玲而深入人心。近年作品較多,不僅去年在電影《少年的你》中飾演不靠譜的單親媽媽,也挑戰古裝戲,扮演《大明風華》中伶牙俐齒的太子妃。此次在《清平樂》中挑戰演技飾演宋仁宗的養母劉娥,從扮相到演技無不令人眼前一亮。

歷史上劉太后的身份因為“貍貓換太子”一案而撲朔迷離,于是便有了《清平樂》一開場趙禎的“孤兒尋母記”。這也正是劉娥這一角色在劇中的復雜性:她謹遵先帝遺言,將趙禎一手帶大,等待有朝一日把江山還到他手里;而趙禎自得知劉太后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母子間信任便被切斷。養母/養子關系的對立提升了太后角色的維度,也增加了扮演的難度。

而吳越卻演出了身為后母的種種不易,人前極盡忍耐不露難色,人后落淚神傷,表現出太后這一女性角色本身的脆弱敏感。同時,吳越也捕捉到太后性格中的強硬處,面對皇上與朝臣刁難,她堅決地為自己爭奪一席之地。而所有的復雜性都突出表現在她看待趙禎的眼神里:有愛,但又不止是愛。雖然劉太后的戲份僅有五集,但吳越順利通過了太后甄別賽的“初試”,無疑是其演藝事業的一次轉折。

“雙生花”陳沖、鄔君梅宜靜宜動再飆戲

在2018年的熱播劇《如懿傳》中,比周迅、霍建華、董潔、胡可這一眾實力派明星演員的話題度更高的,是飾演宜修的陳沖與飾演甄嬛的鄔君梅30年后再度同臺飆戲。這不由得使觀眾懷念起 《末代皇帝》中的婉容皇后與文繡妃這對雙生花,當初她們如何用20多歲的稚艷神色,拿捏了角色的復雜命運。歲月輪轉,兩位國際影后在清宮戲中相逢,老辣的演技突破了僵固的后宮表演美學。

鄔君梅飾演的甄嬛,表現出“坐山觀虎斗” 的氣定神閑。她的表演精髓盡在一個藏字,方才穩坐爭寵爭法的后宮群主之位。她藏住欲與皇帝分天下的野心,借皇帝納妾穩固自身勢力。她識破皇后、嬪妃的野心計謀,但藏而不言,為自己所用。因此在表演上,鄔君梅力求以靜制動,收得住心氣,眉宇只輕輕一聳動,便將憤怒、驚訝、嘲笑甚至鄙夷之情落在心底。她逗著鸚鵡擼著貓,垂著眼簾吸著水煙,心機落定,外表卻全然一副慈祥雍容之態。

與鄔君梅劇中的穩重、藏而不露的形象相對照,陳沖所飾演的宜修雖戲份不多,但也極富陳沖本人之特色,愛恨分明,生機勃勃。陳沖在劇中毫不掩飾自己曾是先帝寵妃的失意、痛苦,用至情、濃墨的表演把一段謝幕推至高潮。

曾經,年齡問題常是女演員選擇向媽媽、太后這類角色轉型的初衷,但不成功的案例比比皆是,尷尬收場的不在少數。之前,陳沖在接受《今日影評·表演者言》采訪時說:“從演員本身的角度來講,其實她是年齡越大,她累積的情感和那個經歷越來越深,而越來越廣……不管到了什么年齡,總有一些新的挑戰新的考驗,其實這個可能就是使我們能夠年輕的原因。”鄔君梅與陳沖這兩位演員,再次以開放、進取的心態向觀眾證明,年齡對演員來說不是框架,而意味著無數個動人的角色。

本文來源:文匯報編輯:石麒會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西甲联赛冠军